E4仍然是一个过渡情节,线索很多,我们可以想到问题和意想不到的问题,几乎都出现了,我不禁有点担心:有了so很多故事情节,这一季的故事终于能全部收回了吗?

在本集的几个高潮场景中,当每个角色面临困境时,他们都会为更重要的人或事做出相应的选择。他们可能已经付出了代价,但他们永远不会后悔。

开场是《白手套》中对恋童癖西奥多·克罗尔的审判——第三季中出现的西奥多和付钱给托尼读书的油腻大叔一样——但视情况而定,他当时并没有侵犯托尼,但后来他忍不住了……

一个多月前,西奥多被柏林地方法院判刑,随后保释出狱。“白手套”不能容忍这种情况。

不知道历史上是否有白手套组织,但看这群人的模样,社会地位不会低,再加上“明辨是非,摆正事”的口号,努力工作”,应该是一个极其保守的精英社会。

顺便说一句,我们熟悉的柏林警察局第十四师的两名警察诺曼和库什克在审判后充当了刽子手——白手套敢这样滥用私刑,我们不谈他们的权力。

飞艇降落,亚伯布鲁姆看到了过来迎接他的“叔叔”雅各布(也许有这样的关系,也许只是伪装)。

过了一会,玛丽也收到了上一集那个自称是间谍的眼镜哥——看来他之前没有吹嘘过,他真的是共产国际的同志。

眼镜哥和玛丽不仅是同志,还是恋人。看看玛丽前后的样子,就知道她的喜悦是发自内心的,这只是情侣间的表演。

刚说完两句“没有你美国就没有意义”,两人立刻进入了话题:玛丽拿到了东西(钥匙),完成了她的任务。

玛丽和温特的聚在一起仍然有一些收获。说不定他们真的要去救女医生福尔肯,或者其他还没有出现的大人物。

之后,眼镜哥又吃醋了。为了在80%的时间内完成任务,玛丽把自己放进去,但玛丽提醒他“党的利益是最高的,个人利益是最后的”。

不得不说,玛丽的党性太强了,这群凶悍的人,绝对能做大事。雅各布正在向埃伯介绍蓝宝石。目前是尼森集团的小姐姐戴的。阿尔弗雷德现在正值壮年,不能随便上门索要。怎么做还得有长远的打算……雅各布满脑子想着怎么一起行动,埃伯正要踢他一脚:这是我自己的事。

听着雅各布的语气,他也有将王室后裔和蓝宝石纳入犹太社区的想法,但埃伯直言,“我父亲当时打算皈依犹太教。

下车后,埃伯看到了还在修缮中的珠宝店——没错,在除夕第一集被冲锋队砸烂的珠宝店是雅各布的生意,因为他和尼森有一家珠宝店团体。业务往来,让我认识了蓝宝石。

雅各布不想告诉埃伯社会上的反犹反犹精神(或者,此时他没有认真对待纳粹党),这会无形地降低他的价值。

雅各比肯定不甘心只赚“启示费”和“薄面”,而埃伯只是想自己动手,两人分道扬镳。

我真的很好奇埃伯的依赖。他甚至懒得使用现成的陆地伙伴。花钱买它或直接抢它是不可能的。你还需要耍花招吗?

女子舞蹈马拉松已经进入第21个小时(也就是第二天早上),Estelle来打听夜店的营业情况,发现昨晚的酒水消费只有2400马克。不开心了。

排除人抹油的可能性,这说明庞大的人流并没有带来绝对的高收入。看热闹的人比愿意花钱的人多得多。

Estelle也有些不耐烦了,吩咐主持人Jacoby加快进度,于是现场进入了快节奏的“第二轮”,淘汰了一些强者。

今天,我终于让休假的鲁迪代替了彻夜跳舞的格雷夫,并给夏洛特带来了一些泡腾片。

趁着换人后喘口气的机会,夏洛特先是观察了自己最大的对手——14号的高个子职业舞者——然后找个故事让自己放松一下,鲁迪又谈起了跨年夜的谋杀案。

面对真相,施瓦茨法医选择了“多一件事不如少一件事”,但鲁迪坚持认为本尼是被谋杀的,他不能视而不见。

看来夏洛特是相当确信自己是栽在了波姆的手里,有些不服输的态度……但如果她知道波姆的手脚不干净,她会不会改变主意。上一集出现在动物园的男孩,来到一家高档沙龙寻找温特。

这个男孩是少年冲锋队的阿恩特希尔。史坦尼斯利用他钓鱼。可惜钩子太直了,温特根本没有咬到,直接戳穿了阿恩特的业余表现。

没想到,阿恩特在告诉了他是谁派来的以及他有什么目标后,才松了口气。他不想执行这个臭冬天的任务,现在他可以放心了。

我回去看了第一集,发现阿恩特抱着男孩莫里茨不肯放手(莫里茨推开他),窗帘落到楼顶后。可见,阿恩特确实不是直男。

史坦尼斯应该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不会派温特去参加这个“美男子计划”——纳粹不接受同性恋,所以史坦尼斯在他心中也是一个“比生意更重要”的家伙。

阿尔弗雷德向两位设计工程师提出了“火箭武器化”的想法。这个转变方向理论上肯定是可行的,但是《凡尔赛条约》的山在压下去,他们还是有些顾忌的。阿尔弗雷德的意思是先切后玩,然后用结果去说服别人。

在生活和工作中,你不能太“诚实”。无论如何,火箭是一个新事物。如果真要去做,对德国和尼森集团都有很大的好处。

老板一说完,年轻的设计师立即拿出了一张新的设计图,并迅速提出了许多具体的改进建议。

搞科技的人不会过多考虑政治因素。他们更多地考虑它在技术上是否可行。这种表现是合理的。

当格里安来找卡特巴赫时,汉斯·利顿律师正要离开。起身时,他还不忘抱怨:明天就要开庭了,卡特巴赫和海曼两方对出庭仍然持否定态度。卡特埃尔巴赫无论如何都同意了,但海曼从未放手。

格里安来了解柏林拳击赌博的情况。Cattelbach和Heyman都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告诉格里安,一半的柏林帮派都有拳击俱乐部,并且有自己的签约拳手。以“KatcherKronerVSKurtiSchultz”的比赛为例。

现在环组(黑帮)分为两个阵营,北部由埃尔森艾尔控制,南部由沃尔特温特劳布所有。“拳击赌博”的主导权掌握在后者——埃德加死后,沃尔特掌控了最赚钱的游戏。

虽然两大阵营之间存在矛盾,但在柏林市政府的前提下,双方为了做生意达成了微妙的平衡与和平。

对于今晚的拳击比赛,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片面的屠杀。“锤子”舒尔茨稳稳获胜。

两位老油条认为,假配的可能性很低。现实似乎是一样的。比分是1:16,开场前两位拳手还互吐垃圾……

会计急忙问老板:“是不是早点设置了游戏?”从他们的表现来看,沃尔特过去肯定是安排打假比赛来赚钱的……当沃尔特听说这个变态的赌注值四万马克时,他就跑了。

舒尔茨“按计划”被击倒,现场一片欢呼声和嘘声,而克罗纳的老板“红雨果”是为数不多的笑者之一。

沃尔特瞬间对雨果产生了怀疑。作为最直接的受益者,雨果最被人怀疑是“不守规矩”。

如果不是格里安及时挺身而出,表示雨果会被提审,我真的不知道。沃尔特怎么可能放弃。

在这场拳击比赛中,沃尔特损失了近百万(他没有赚到的加上赔偿),两帮之间的冲突突然升级,和平岌岌可危。

随后,两名拳击手流着泪告诉沃尔特,他们被告知要“使用洋基队的套路”来打假比赛,但对方是美国人吗?

你是大还是小?这一点他们两人连解释都解释不了,更别说知道是谁在指点他们了。

按理说,会打假比赛的拳手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外人愚弄,但如果团伙中有熟悉情况的内人,那就说得通了。

这个人就是沃尔特的弟弟富尔茨——绰号“狐狸”,前两季他只是埃德加的坐骑,第三季升级为帮派头目——拳击之前,他溜出去见人,而在这一集的最后,他还与神秘人会面,为下一步做准备。

富尔茨身强力壮,野心勃勃,暗中与外人交流也就不足为奇了。更让我好奇的是,那位搅乱黑帮生意的高手。有了这种拳头组合,歹徒很快就会陷入混乱,到时候,一定会有人坐享其成。

冲锋队参与了蒂茨百货公司的盗窃案。虽然纯属巧合,但新上任的赫尔多夫比较保守。

为了证明他们的清白,冲锋队必须找到证人托尼。巧合的是,以为自己避开了风头的托尼来到了勒克特克劳斯酒馆,向经纪人皮特要钱。

皮特之前对她手上的那批首饰一无所知,现在也确实摆脱不掉了。一番糊弄之后,皮特表示还是坚持让托尼偷走好人,托尼确实一直盯上了伊丽莎白的家人,两人的“矛盾”直到她拿到“预付款”才显露。

我记得Pete也出现在了《巴比伦柏林》的前几季。他可以算是托尼偷盗劫持的首领。

冲锋队本应有把握抓到一个小女孩,但爱上托尼的莫里茨不想让她被抓,于是以抓人的名义主动警告她逃跑,甚至割伤了自己,并提供了一把刀试图愚弄她。

不幸的是,更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第二集中抓到托尼的瑙曼警长恰好在附近巡逻。这一次他不想再做梦了,打算让莫里茨小心,这样他就可以自杀了——在他看来,他所在的“白手套”应该和纳粹有很多共同点。

没想到上一季连一头鹿都不敢杀的莫里茨,现在竟然敢为了一个不求回报的女孩杀人……但一时之间,他背叛了警察,事情变得不妙了。

于是,阿恩特穿上制服,来到警局报了警——不管莫里茨怎么说,冲锋队都不能卷入“”案,所以凶手只能是托尼。

格雷夫正好听到“警察遇害”的消息,而瑙曼也是与盗窃有关的目击者,所以凶案组自然想将两案结合起来。

没过多久,格里安就跟着格雷夫去了埃弗蒂夜总会。此时,只剩下夏洛特和14号了。

夏洛特还抱着鄙视格里安的态度,但是对于近在咫尺的1000分,她可以容忍对方的困境——直到格里安告诉她托尼涉嫌谋察的事情。

比赛到了这个地步,双方都在达到自己的极限。虽然看起来专业的14号舞者胜算更大,但夏洛特的意志力更强(14号也怕她),现场很多人都希望夏洛特能赢。

为了能够跳到最后(包括主持人Jacoby正在偷偷侧身),这是最后一分钟了。

夏洛特瞬间陷入了茫然,但犹豫了不到10秒,她就放弃了比赛,转身带着格里安去找姐姐,留下了身后那个地方的欢呼和荣耀。

夏洛特来到了塞切维茨夫人的家,但她当然找不到躲在雷纳特身边的托尼——托尼此时吓坏了,即使她的理智告诉她要向夏洛特寻求帮助,情绪上我也不敢见任何人。

连续跳了近36个小时的夏洛特,已经走到了她的连胜期。找到她的妹妹托尼是她维持意识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时候,格里安已经不能再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了,赶紧把夏洛特送回去,然后一群关心她的男人看着她,心疼不已。

命运从来没有放过夏洛特,因为托尼的关系,她注定要留在这个局里……但是格里安,如果他知道凶手竟然是莫里茨,他会不会和夏洛特一起犯罪?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